快捷搜索:

山东来的八路抢了冀东来的八路的枪,领头的姓刘,是个营长!

1945年11月,由于国民党大军进犯东北,挺进东北八路军把山海关、锦州丢了,且战且退,一路北撤。山东来的梁兴初1师撤到了彰武和法库之间。


这天,2团驻地的哨兵正在风雪中站岗。可是,他远远看到大路上赶过来20多辆大车,待他们走近一看,他发现押车的,是和自己一样衣服的八路军,这倒没什么,车上的东西却让他心里嘣嘣直跳。

正在这时押车的向哨兵问路。哨兵热情地说:“你们停一下,我去喊个人给你们带路。”

车队停住了。哨兵飞快地跑进屯子,直奔进1营营部,进门就喊: “营长,营长!”

营长刘海清听外面喊得急,不知出了什么事,把手枪一提,大步跨出屋来。哨兵快步跑到营长跟前,把嘴对到刘海清的耳边,悄悄地说了一番话。

刘海清听罢,脸色渐渐地红润起来,让哨兵赶紧回去,自己则跑进屋,要通了自己最要好的2营营长孙洪道的电话,小声嘀咕了一阵。孙洪道说:“你快去,我马上就到。”


刘海清带着人飞快地跑到大路上,然后也不搭话,自顾自地从头到尾把20多辆大车全看了个遍,我的妈呀,原来这车上拉的全是崭新的枪支弹药,机枪步枪小炮手榴弹应有尽有。

刘海清挨车看完,哨兵向一个带车干部模样的人介绍: “这是我们营长。”

对方警惕地看了刘海清一眼,转身朝身后的车队挥了一下手,大声喊道: “都上车,出发!”

“先别急,”刘海清立即客气地说, “别急嘛,到我们这门口了,我们一顿饭还管得起。”

“谢谢了,营长同志。”带车的干部说, “我们还急着赶路呢。”说着,又朝车队喊道:“上车上车!”

“你们是哪个部队的?”刘海清上前,拍了一下正要上车的带车干部的肩膀,套着近乎。

对方回过头来,上下看了看刘海清,说: “知道李运昌李司令吗?”

刘海清点点头,笑着说: “知道知道。李司令带着你们捷足先登,出关早,占了日本人的军火库,洋财发老了。可你看我们,”他掉头指了指身后的战士们, “我们是山东来的八路,跟你们一比,手里拿的简直是烧火棍。”


“这我管不着。”带车干部说, “你们手里拿什么,是你们的事。”

“对,说得对,”刘海清给噎得干吞了一口唾沫, “可您想想,咱们是一家人啊。你看你们,背着扛着不说,还要拉着,这也太旱涝不均了。”

带车干部听到这里,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,责问: 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“咱们商量一下,”刘海清也严肃起来, “把你们拉的这些枪发给我们吧。”

带车干部一听,血呼地一下涌上头来,涨着脸说: “不行!除非有上级命令!”

“我到哪里去找你们上级呀?”刘海清开始耍赖了, “通融一下吧,就算你们借给我们也行,待我们搞到武器后,再还给你们。”

“借也不行!”对方斩钉截铁地说, “哪有借武器的。”

刘海清见好说歹说都不行,心头的火也往上一蹿一蹿的。见人家赶着车要走,便把手一挥,身后的人马上上去,把路拦住了。

正在这时,2营营长孙洪道领着全营的人马也跑步过来了。刘海清连忙把孙洪道拉到一边,小声说了说情况。

“这武器必须搞到手!”刘海清低低地说, “不行,就……”

孙洪道会意地点了点头。

带车的干部见又跑过来一支队伍,心里暗暗叫苦,也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押车的人,加起来也只有一个多连,不觉有些发慌,心里正盘算对策,只见被称作营长的人把手一挥,前后过来的人合到一处,往他身后的车队分散开去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他急得脸都白了,厉声责问。

刘海清笑笑,说: “让你发,你说不行,跟你借,你也不干;那怎么办,只好得罪了。”

“你敢!”对方拔出手枪,高声喊道。

“把他的枪下了!”刘海清一声断喝。跟着上去几个人,把带车干部的枪给缴了。

“卸车!”刘海清大声命令。部队扑上前去,搬的搬,扛的扛。

孙洪道干脆跳上一辆车,夺过鞭子,将车往村子里赶去。大家一看,车也都不卸了,赶着车跟在后面就走。

押车的人一个个气得呼呼的,想动手,无奈人太少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山东来的八路把武器全部抢走。

“要不给你们打个收条?”刘海清看自己的人进了村子,冷冷地对带车干部说。

“用不着!”带车干部气得大声喊道, “我到总部告你们去!”

“告去吧,总部搬到法库去了。你们要不认识道,我们2营的人可以给你们带路,他们正临时给总部当警卫营呢。”刘海清说。

“见了总部首长,就说是1师2团的人把你们的枪抢了,领头的是个营长,姓刘。”

“等着吧。”带车干部眼里泪花直滚,领着自己的人直往法库奔去。


刘海清看着他们远去,急忙带人回了村子。干部战士摸着那些崭新的武器,一个个乐得合不拢嘴。刘海清和迎上前来的孙洪道合计了一下,匆匆忙忙地进了营部。

随即,刘海清要通了团长江拥辉的电话,急急忙忙把事情作了汇报。

江拥辉一听很是吃惊,连忙给师长梁兴初打电话。

师长沉默了一会,回话说: “你们别独吞了。”

江拥辉听了师长的答复,不由得喜上眉梢,忍不住笑着说:“吞不下。刘海清报告,那么多呢。”

“我马上派人来。”师长的声音也像唱歌似的好听, “1、2、3团匀一匀,特别是重武器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江拥辉高兴地回答。

这一天,1师3个团的上上下下,都沉浸在极度的兴奋之中。不少战士得到如此崭新的武器,高兴得在地上直翻跟斗。整个部队就像过年一样狂欢起来。

与此同时,那支丢了枪的队伍,心急火燎地来到了法库,向总部参谋处长李作鹏告状。


李作鹏听罢状词,皱了皱眉头,先用好言安慰了他们一番。可再想一想这事也不小,便进总司令的屋去作了报告。

“这种事,”林彪听完,轻轻地咧了咧嘴, “我是总司令,也没办法。你看着办吧。”

李作鹏也是从山东来的,与梁兴初这些熟得不能再熟了。他回到参谋处,劝告状的人说: “你们那武器暂时也用不着,就给了他们吧。”

“这么说,总部不管了?那好,”告状的人急了,脸红脖子粗地说, “我们自己解决。我回去喊人,来打他们。”

“你可不要打,哪有八路军打八路军的。”李作鹏又劝, “他们是老红军、老八路部队,战斗力可强啦。就是打,你们也打不过。”

“那就这么算了?”告状的人十分委屈, “再说,我也没法交待。”

李作鹏想了想说: “那样吧,我给你们打个条,就算是总部调拨,支援他们了。你拿着,回去也好交差。”

告状的人没办法,只得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1师的人得了武器,就更如猛虎添翼,部队犹如寒暑表放到了热水里,情绪一下子升上去,又达到了嗷嗷叫的程度。结果,很快,他们就在秀水河子打出了惊天一仗。

搜搜更多内容:山东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 山东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网 山东教育云服务平台 山东黄金 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 山东师范大学历山学院 山东省教师教育网 山东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